【散文】其實,你不用去遠方


     前幾天,接到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接起時喜不自禁——竟是消失兩年的好友。此人長期神出鬼沒,手機時常保持關機或停機狀態,Q上留言永遠不答。日子久了,也摸索出了規律,他若是想找你,自然會主動現身,比如這次。

     問及他現在何處,答曰深圳。這些年,他從大連轉戰到上海,從上海輾轉到北京,這下又從北京移步到了深圳,每次的理由都是“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他總讓我聯想到非洲草原那些動物群,為了尋求更豐美的食物和水源,一次次不遠千里、大動干戈地遷徙。

     電話里的他滔滔不絕,說住在深圳,每周跑兩次香港和澳門,幫人家代購一些奢侈品,收入還挺可觀。問他還會不會回來,“不會啦,這邊發展很好的,下一步要是再動,可能就再走遠點,去新加坡啦。”

     為什么一定去遠方?

     突然想起了我的兩個表姐。我們家族人少,每逢過年過節,大家都會聚一聚。我這一輩的孩子不算多,按理說和這兩個姐姐的關系應該挺親近,事實上,我卻感覺與這兩個大我10多歲的表姐的關系非常生疏,大抵是因為她們很小的年齡就去深圳發展的緣故。有印象的一次相聚還是我初中時的春節,一大家子歡聚一堂,像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一樣歡迎這兩個從深圳回來的表姐。

     因為實在不熟,我們沒有話說,大家各自磕著瓜子,看著電視里的歌舞升平。我偷偷地打量著她們,心里嘖嘖稱嘆。那是90年代末的小城市,我穿了一條特意做舊打補丁的牛仔褲,已然覺得自己站在了潮流的制高點,可是我的那兩個從遠方回來的表姐,她們竟然穿著成套的皮衣皮褲,發型和裝扮儼然與海報上的港臺明星無異!尤其是二表姐手腕上戴著的一塊兒時裝表,那式樣我只在電影里某大牌女星的手上才見過。她們軟軟糯糯的南方腔里已經聽不出家鄉口音,連微笑都帶著與我們氣質迥異的矜持,處處鐫刻著“遠方”留下的印記。

     當時的電視節目時興循環播放時下的流行歌曲MV,楊鈺瑩毛寧井岡山之類的大腕在屏幕上頻繁出現,也有些不出名的小歌星唱著不出名的歌,比如我聽到的這句:“其實你不用去遠方,好地方就在你身旁,看那夏天的云朵兒冬天的雪,就像夢中的天堂……”不用去遠方?我嗤之以鼻。不去遠方哪能有好發展?看看我的兩個表姐,就是最好的例子。那時,“遠方”在一個小小少年的心中,成為了一個充滿誘惑又閃爍著神秘光芒的詞匯。

     后來我長大了,考上了大學,離開了家鄉,終于去了夢寐以求的“遠方”。我見到了許多跟家鄉不一樣的人和景,吃到了許多家鄉的土地上生長不出來的作物。我想,遠方真好啊。

     再后來,我又長大了一些,開始工作。陸陸續續,我去到了更多的地方,見到了更多的風景,吃到了更多的珍饈佳肴。我覺得,那個讓我心心念念的“遠方”,不過如此而已。

     于是,我逐漸開始領悟到,如今的時代,若是能抓住機遇,善用身邊的資源,“謀求更好的發展”已經不必依附于原始的遷徙。

     我突然很想跟我的朋友說,適應所處的環境,珍惜擁有的一切,利用便利的條件,夢想不一定必須去遠方才能實現。若是愛上身邊的云朵兒和雪花,你便隨時都在那個完美的天堂。 (文/ 金浩宇)


2010 北京龍源冷卻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全天极速赛车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