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情感分享


     遙想東北的家里已經飄了多天的大雪,早已及膝,心中期盼北京初雪的同時,翻出心里的幾個與雪有關有趣的場景,和大家分享。
     東北的冬天總是很冷,記得小時候冬天出門都戴著像咸蛋超人似的的毛線面罩,把頭整個罩住只露出兩只眼睛。玩的時間久了,嘴周邊的毛線結起一層冰,進了屋要趕快把它放在暖氣上烘干。然后,坐在小凳子上看母親大人對著我頂著一頭冒著蒸汽的亂亂頭發和一副玩地正酣舍不得回家的無奈又笑瞇瞇表情。
     再長大一些,喜歡草地上結了霜的早上,冰涼的空氣呼吸到肺里,再滲到每個毛孔,瞬間醒過來的感覺;也喜歡一地潔白時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聲音。對雪的感情日益加深,有一個場景著實印象深刻。晚上下課六七點鐘,飄著大雪的天已經全黑。路燈照著街上忙碌回家的車流,我卻無比享受,走在寬闊的路上數步子,靜靜感受雪花落滿身上。猛然抬頭,發現硬幣大小的雪花正撲面而來,從黑壓壓的天空中垂直飄落。旁邊昏黃的路燈渲染著懷舊的基調,一瞬間仿佛周圍世界都靜止了。這場景好像話劇舞臺上的追光,剎那間場景里只有我呆呆地望著雪出神。自此便如獲至寶,把這幅畫面珍藏在腦中,當然也更偏愛夜里的大雪,絕非大雨般宣泄的滂沱,只是安靜的向你講述著故事,展現她溫柔卻又沉靜的一面。

     有了雪上的便利條件,自然寄情于各種冰上雪上運動,雪圈,雪橇,滑冰,還有情有獨鐘的滑雪。就像有人喜歡開車時對速度的掌控,滑雪也是駕馭每個未知的起伏,挑戰自己的過程。以前滑雪頻率只有一年一次,水平也就是放大坡直上直下,沖到哪算哪的程度。但去年跟土耳其同學回家滑雪三天,才終于有了量變到質變的飛躍。這個國家人民的熱情真的撲面而來,不分國籍。剛滑了一圈,三個不同膚色的同行初學者每個人都有了一對一輔導。指導我的土耳其教練大叔還各種鼓勵我說,你應該代表我們土耳其參加冬運會的呀,肯定打敗奧地利。你懂的,大叔們就是各種愛忽悠……雖然交流困難點,蹩腳的英文土耳其文加各種比劃,但也事笑聲不斷,受益匪淺,實在感激不盡。他說的有一句,著實同意——“只要你慢下來,會停住,便不會害怕”。我被帶滑了兩圈之后也逐漸掌握了要領,不再有失去控制的恐懼,逐漸開始享受征服高度自豪感。其實仔細想想,這滑雪跟生活的道理無左,并非要一路加速,到控制不了的地步摔上一跤才追悔。適時調整自己,懂得何時放慢速度才是更高層次的考驗。  (文/呂晗)

2010 北京龍源冷卻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全天极速赛车计划表